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4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3 Reads)
春日的陽光幽幽地穿透窗戶灑進來,身子仍然有些畏冷,感受著熱能從體表的滲透,一絲一絲均勻且緩慢,被這一團金色環繞,舒心且安然。一本書,一首音樂,一杯熱茶,還有這讓人歡喜的春日光華,足可以讓我在一下午的時間裡,感受到滿足與愜意。我靜坐在書本的睿智裡,品一盞香茗,寫一句屬於自己的哲理,然後朝向窗外,想起早已深諳的意義,原來幸福可以駐足在瞬間與微塵共舞。 這生發的季節,一切心緒都有些蠢蠢欲動,冬眠塵封了一季霜冷,雖然溫度調節緩慢,待到空中偶有花瓣飄落,便知道,思緒的發尖會與花草的清新共逸蹁躚。幼時日光下你微笑的模樣,兩隻腳懸在空中不停地晃動,我們並排坐著,一整個下午的溫暖,直至影子終於被拉長,也不曾冷卻。時光很長,長到總是模糊年月,一樣的季節,一樣的日月,只是空間早已流換,只剩目光總在流盼,記憶的閃光點綴在時間的河道,忽明忽暗。 挑一束光挽留指尖,不飲自醉,待那冬日的病態都消散,暫時駐留在冷與暖交替的邊緣,裹著厚厚的冬衣,等待虛弱消弭不見。期許的溫暖理應不必太多,就如不用富麗堂皇那般浮華擁簇,只許你家居的小溫情,便足以讓人滿足,不用去理會眼角眉梢之外漂浮的肥皂泡。一些舒心與契合,是從一開始就於直覺裡印合,是你的,便是從初始就從未遺落,那是心與心的碰撞,而其他,只是互不適合的排斥反應。 張小嫻說:“世上到底有沒有魔法?我們帶著飛奔的腳步走出青春年少的日子,回首的一刻,才發現惟有那飛逝的光陰才是魔法,即使我們有三頭六臂也追不上。”我們無時無刻不在變化與成熟,即便是上一秒與這一秒,都不會保持舊有的狀態,就如人不能兩次踏入同一條河流,光陰的短與長,是可感知與可迷失的對照,那容易迷失與錯愕的神秘感,才會令人想要賦予它魔法的光環,喟歎的終是那一去不返的心境。而回眸的深情,想必是誰也歡欣的吧。 這個季節的聲音,是嫩綠的,不必用語言去描述,只要用心去詮釋,也不需要同一,各自有各自的主觀塑造,那樣更加豐富多彩。有人把溝通放在情感交流的首位,很認同。又有人說更“傾情直來直去的坦蕩”,回復說,同樣如此,如果不想坦蕩,則連溝通這第一步也沒有必要邁出。就如一段感情的投入,是由感覺,信任,溝通,理解,舒心,磨礪,沉澱,包容,默契等,一步一步構成的,感性的事物同樣需要邏輯的步驟,慢慢融合,如若不然,就像一個沒有地基的建築,任何人都不會想要靠近它。 在傾聽很細微的聲音,是什麼形狀,什麼狀態,均是個體獨一無二的詮釋,不必去趨同另外的主觀世界,花開的聲音,也許被演繹成最獨愛的鋼琴曲,沒有人知道那會是什麼旋律,什麼音樂氛圍,若有幸遇到闖進的心有靈犀者,也不妨共舞一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