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16 June,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深宮琴音輕顫 百轉嬌柔呢喃 俏影對應銅黃 紅木金箔發出孤獨的光 你的心比著城牆還難以穿越 當年只為念君一曲 終年嫁入這深不見底。銅城鐵壁 一曲終了 君已不見,念君是愛上了魅姬的舞 碎月枝頭,靈引,青絲見歷,覆蓋,雪 金玉透潔,淚昂低垂,孤芳自賞,愁 仟指一顫,孤獨琴音

| 6 June, 2012 | 一般 | (4 Reads)
花開令人欣喜,花落令人惋惜。不過,落花時節正是又一個輪迴的開始! 春的生發孕育了欣欣向榮;夏的生長給予了美好希望;秋的收穫撫慰了辛勤耕耘;冬的收藏蘊涵了無限生機。 遠離赤道的我們,很反感寒冷的降臨,不會理會它冷靜的地呵護過後,帶給大家的是養精蓄銳的休整。休眠狀態的大地,光禿禿的脊背盡顯在眼前,遠處那個天地合一的界限把這個偌大的空間封得嚴嚴實實,淺藍色的天空扮演著蒙古包的帷幕,把屬於她的萬物完全攬入懷中,盡情的雜耍,生存繁衍,太陽和月亮是兩盞不同瓦數的吊燈,點點星辰猶如帳布上的花絮,裊裊的炊煙給清冷的空間增加了溫度,厚厚的外衣內,包裹著一個個翹盼陽春的軀體,灼熱的期待,理解著寒冬的無奈,溫暖了些許的誤解,認同了每個季節都有他的個性,都有他存在的意義! 寒冷是冬天的代言詞,南方艷羨著北方的皚皚白雪,渴望躺在雪地打滾,感受那份聖潔的冷艷。銀裝素裹的田地、路面、屋頂、樹梢……,統一的著裝,展現了冬天的可愛和另類,吱吱的聲音炫耀著自己的威望,陽光普照下的閃閃晶瑩之光,晃著你的雙眼,即使是短暫的美景,卻讓你記憶著這幅獨特的畫面,留戀著此時此刻的冷峻之美。一轉身,又化作春姑娘嬌嫩臉龐上的滴滴不捨的淚珠,浸透著與她相擁的大地。 冬日正午的陽光甚是可愛,美美的走在上班的路上,前面有三個小男孩,驚喜的發現腳下的一塊冰路,一個走在前面的小傢伙喊著:“太好了!可以滑一下嘍。”刷刷地,還沒盡興,就滑到頭了。我也情不自禁的回到了自己的童年,因為沒有什麼好玩的,盼著冬天的到來,用水澆成的冰道,兩隻手高高抬起,找好平衡,身子側著,先助跑,然後晃晃蕩蕩的滑向前面,還有些男孩子,用小鞭子在僅有的冰面上,抽打著自己製作的粗糙的陀螺,口中呼出的氣體與頭上飄起的汗霧融為一體,那種滿足和興奮,陪伴著單純樸實的孩童時代。如果翻開那一頁給現在的孩子看,他們一定會譏笑那些天真無邪之輩,當然,這就是時代的進步。 “雲兒,明天殺豬,你們來吃肉,呵呵。”是一個朋友爽快的邀請,“不了,謝謝,我不怎麼吃肉了。”“雲兒,黏豆包做好了,有時間過來嘗嘗吧。”是叔叔直爽的聲音。“恩,好的,謝謝。”這些東北冬季的主打項目,逐漸的演變成了農村生活的點綴。時而感受一下那種純樸的氛圍,在重溫古老習俗的同時,親情、友情得到增進,沉澱一下城市生活帶來的浮躁,緩解一下緊張狀態下的困惑。暖暖的炕床,無論是坐著還是躺著,貼心貼肺的熱輸入到身體的每個部位,主人的熱情更是從頭到腳的溫熱。 表面的冷酷寒冬,在歷練我們的同時,自己早已做好隱退的準備,一次次的錘煉,造就了一代代崛起的後來者,用那四季的輪迴,警告著時間的寶貴,冷暖的必然。因為時代的進步,冬季不在寒冷:時尚保暖的服裝裹挾著健美的身軀,溫暖的家園是你休憩的港灣……因為我們的感恩,冬季變得溫暖:濃濃的深情溫暖著那些弱勢群體,撫慰著災後惴惴不安的疑慮……這個馨香的冬日,因為有你、有他、有我,而其樂融融!